86歲老黨員樓連根: 把一名共產黨員的心路歷程寫給新時代

W020191002597370862853.jpg

  樓連根向浙江圖書館贈書

  國慶前夕,86歲的老黨員樓連根,完成一件“想都不敢想”的事情——出書。

  對于只讀過兩年多書的樓連根來說,寫書這件事其實非常難。但從去年開始,樓連根這個想法越來越強烈。

  隨著年事已高,曾經的同事、同伴們一個個離去,許多有血有肉的、反映共產黨員的故事,也在一起消失,他的內心非常焦慮。他說:“我們這一代人,有太多掛在臉上的淚水,同時也有太多寫在臉上的幸福。我想把自己以及連同那個時代,真實地記錄下來,告慰歷史,告訴未來。”

  在余杭區徑山鎮黨委以及徑山文化站幫助下,這本書趕在今年9月底正式出版了,作為獻禮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作品,樓連根給這本書取名叫《寫給新時代》。

W020191002597371271666.jpg

  《寫給新時代》新書分享會

  10月2日9:30,他的新書分享會在浙江圖書館一樓文瀾廳舉辦。分享會上,樓連根的老朋友們來了,讓他更開心的是,很多年輕人、“小鬼頭”“小倌人”也來了,因為這本書里的故事,他最想說給年輕一代人聽。

W020191002597372001698.jpg

  分享會現場

  《寫給新時代的故事》,從他5歲講到86歲,收錄60多個故事,分為苦難篇、磨礪篇、創業篇、歲月篇、情懷篇、追憶篇等六個篇章,他希望通過這些小故事、小人物,折射出一個大時代變化,記錄了這個國家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歷程。

W020191002597372327447.jpg

  老朋友前來很開心

  現場,樓連根分享了幾個真實而感人的故事:

  從苦難和磨礪中走來

  1933年出生的樓連根, 6歲喪母,8歲成為孤兒,9歲由大伯伯帶到紹興三界大岙收養。他說,當時大伯伯家非常窮,其實沒條件收養我。窮到什么程度?到大伯伯家三個月后,因為家里沒有錢去給他剃頭,大媽媽找來一把剃頭剪,剃得他血出烏拉(血淋淋),嚇得再也不敢剃頭了。

  后來有鄰居提醒他,背捆柴到鎮上的剃頭店,請好心的剃頭師傅幫忙剃一下。他依計行事,挑著兩捆柴,來到離大岙10多里路的蔣鎮,找到一家理發店。看見剃頭師傅,他就上去叫:“大伯伯,給我剃個和尚頭,我沒有鈔票,兩捆松樹丫枝當剃頭鈔票。”剃頭師傅問了他的身世后,親熱地說:“下次你直接到我這來剃頭,柴背得動就背點來,背不動就不要背了。”

  更讓他高興的是,剃頭師傅給他剃了一個平頂頭,很給他尊嚴。為了盡量少去麻煩那位師傅, 他每年大概就剃3次頭,5年多時間里最多也就剃了15次頭。

  “把剃個和尚頭都作為美好愿望的一部分,這種社會的生存狀態,是今天的孩子所體會不到也理解不了的。” 樓連根說:“但它就活生生地留在我的記憶里。老年以后我一個月剃一次頭,每次坐到理發椅前,就想起那位大伯伯,但是這輩子也無法報答了。”

  在創業歲月里堅定信念

  1953年3月1日,樓連根正式入黨,成為新中國成立后雙溪鄉第一位中共黨員,也是當時黃湖區第一批基層黨員,此后擔任過供銷社主任、鄉長、組織部干事等職務。

  1961年6月8日,3歲的女兒發高燒,老伴束手無策,然而此時的樓連根正身處張堰抗洪救災第一線,一邊是抗災關鍵時刻,一邊是家人安危,樓連根沒有選擇第一時間回家,而是繼續在前線指揮抗洪工作。直到第三天,抗洪形勢穩定了,樓連根才急忙趕回家中送女兒去杭州醫治。可是因為錯過了最佳治療期,女兒的病轉化為腦膜炎并落下一級殘疾。對于家人,他有憾有愧,但他無悔。

  1962年,國家出臺精簡政策,要求人民公社按照15%比例確定回鄉人員。作為公社干部,樓連根帶頭報名,回鄉當起了農民,回到大隊做大隊委員。

  他說,當時是一個全面缺糧的時代,我肩上的任務就是打好糧食這一仗。秘訣就兩條,一條是科學種田,另一條是開荒種地。

  雙溪這一帶居民,大部分是從紹興、寧波、溫州、臺州遷移過來,歷來就有“溫州人種番薯,紹興人種玉米”說法,從1963年起,他發動全體社員開墾荒地,將大概200多畝荒地,全部種上番薯或玉米。當時國家有收購番薯絲干政策:100斤番薯絲干,可在糧站兌換72斤大米。農戶番薯分得多來了,各家各戶都曬番薯絲干來換回大米,稻谷就不要那么多。幾年下來,大隊儲備糧就達到了6萬多斤糧食,相當于大隊每位社員都存了50天的糧食,真正實現“手中有糧、心里不慌”。

W020191002597373244739.jpg

  簽名贈書

  給時代留下“標本”

  這幾年,樓連根一直想為黨、為這個社會再做點什么。

  2013的中秋節,在家人的支持下,他和杭州市紅十字會簽訂了遺體捐獻的合同。

  今年1月,他決定今生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:交好最后一筆黨費。他說:“這些年組織送來的慰問金積攢下來有兩萬多了,這筆錢我要作為最后一筆黨費上繳,讓我赤條條來、赤條條去。”

  作為一名黨員,作為9000萬黨員的一分子,他真心熱愛黨。他說:86年的人生,我深深地體會到,我們每個個體都是這讓我個國家的一分子,其命運是和這個國家的命運緊緊相扣的。國家好、民族好,個人才會好。我一定要在走完生命旅程之前,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連同這個時代,真實地記錄下來。我要通過發生在我這個小人物身上的故事,讓后人真切地感同這一段歷史的進程,感受這一段歲月的變化,感知這一個時代的進步。

W020191002597373737187.jpg

  新書分享引來陣陣共鳴

W020191002597374584878.jpg

  小朋友給樓爺爺獻花


新浪爱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