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葉文火,法院喊你收執行款了

  2月18日,松陽縣法院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上,發了一條《@葉文火,你在哪?他來還錢了!》的尋人啟事。原來,事件的背后,是被執行人主動還上執行款后,申請人卻找不到了。于是,法院希望借助網絡,找到這位松陽縣新興鎮竹囮村的村民葉文火。

  “這幾天,我出不了門,也聯系不上他,請你們幫忙跟葉文火說一聲,我欠他的錢已經打到法院了?!?月13日,被執行人鄭某聯系上松陽縣法院執行干警沈彬,“我本來還想當面對他說句抱歉的?!贝汗澾^后,鄭某主動往法院的執行款專戶中打了10000元,加上此前陸續償還的8000余元,他與葉文火的執行案已經可以執結了。

  據悉,鄭某家境比較貧寒,年近40歲的他有一對兒女,是家里的頂梁柱。2018年,鄭某打算辦一個豬場,不僅向銀行貸款了40多萬元,也問身邊的朋友借了錢,葉文火借了他13000元。誰知最后豬場沒有辦起來,錢卻虧了進去。2019年5月,由于鄭某實在還不上錢,葉文火便起訴到法院。在一名朋友的擔保下,雙方很快通過調解達成協議,鄭某也當場支付了2000元。

  2019年8月,因為打零工暫時沒賺到什么錢,鄭某沒有按協議履行還款義務,法院從擔保人的賬戶中扣劃了1000多元。知道此事后,鄭某非常愧疚,于是他想辦法主動履行了5000元錢。對于朋友幫自己擔保,反而被扣劃走了錢,鄭某始終記在心上,于是他換了一份更辛苦但工資更高的工作,“這次拿到獎金,我就一直在找文火,但聯系不上他,這才聯系你們,你們先算算夠不夠,差多少我再打款;如果有多,再打給擔保人,擔保人的錢也要給他還上?!?/p>

  了解到情況后,沈彬多次撥打申請人葉文火的電話,但他的手機一直關機。隨后,沈彬聯系上了葉文火所在村的村干部以及網格員,希望通過他們找到申請人,或者聯系上申請人的家屬,可他們也是無功而返。

  根據疫情防控部署,執行干警暫時無法進行線下查控,沈彬一連幾天通過手機短信、村干部找人等方式,始終找不到葉文火。如果你認識新興鎮竹囮村的村民葉文火,可撥打松陽縣法院執行事務中心電話0578-8803469,或者聯系沈彬電話15857811860。



新浪爱彩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