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入4000元,背債214萬元,還有“翻盤”機會嗎?有!
溫州辦結全國首例“個人破產”案

W020191009687957367385.jpg

  每個月只有4000元收入,卻背負著200多萬元的債務,另外還有高昂的醫療費要承擔,巨大的經濟壓力一度讓蔡某感覺“翻身無望”。

  一直以來,由于個人破產制度的缺位,不少像蔡某這樣的債務人沒有“東山再起”的機會。為破解這一難題,溫州探索建立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機制。蔡某便是這項機制的受益者。

  針對蔡某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,由平陽縣法院順利辦結。9日上午,溫州市中級法院聯合平陽縣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,通報了此案的辦理全過程。據悉,此案是最高法院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推動建立“個人破產制度”后,首例具備個人破產實質功能和相當程序的個人債務清理案件。

  債務人蔡某曾是某企業的股東。企業因資不抵債申請破產后,仍有不少外債沒有清償。根據法院生效裁判文書確定,作為股東的蔡某要對企業所欠的214萬元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。

  但法院在調查中發現,以蔡某的收入情況要還清這筆巨額債務著實困難。經查,蔡某目前在瑞安市某機械有限公司從事財務工作,他擁有公司1%的股權(實際出資額僅5800元),但算下來每個月的收入也只有4000元,他的財產就只剩下一輛已報廢的摩托車和零星的存款。蔡某的妻子胡某某每個月的工資和他差不多,但家庭開銷很大,兩人的孩子目前還在上大學。而且,蔡某身患肺病、高血壓和腎病等多種慢性病,去年做了一個大手術就花去十幾萬元,后續的醫療費用開銷也不小。

  考慮到蔡某的家庭長期入不敷出,沒有能力清償這筆巨額債務,平陽縣法院啟動了蔡某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程序。

  2019年8月12日,一個特殊的“執清字第3號”案件,在平陽縣法院的案件管理平臺中生成了。之后,法院指定溫州誠達會計師事務所擔任管理人。

  9月24日,平陽縣法院主持召開蔡某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第一次債權人會議。蔡某首先宣讀了《無不誠信行為承諾書》,他鄭重承諾,除管理人已查明的財產情況外,自己并無其他財產;若有不誠信行為,愿意承擔法律后果,若給債權人造成損失,依法承擔賠償責任。

  會上,蔡某提出,按照1.5%的清償比例即3.2萬余元,在18個月內一次性還清債務。在清償方案中,蔡某還承諾,在履行完畢之日起6年內,如果他的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,超過部分的50%將用于清償全體債權人未受清償的債務。

  據平陽縣法院副院長張美權介紹,參與表決的債權人一共有4名,債權人事先已經充分了解蔡某的經濟狀況,確認蔡某誠信的前提下,經表決通過這一清理方案。債權人還同意為債務人蔡某保留必要的生活費和醫療費,自愿放棄剩余債務的追償權,同意蔡某可以自清理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滿3年后,恢復其個人信用。

  9月27日,平陽縣法院簽發對蔡某的行為限制令,并終結對蔡某在本次清理所涉案件中的執行。至此,此案得以順利辦結。

  溫州中院黨組成員、執行局局長陳衛國介紹,從案件受理,到通過債務清理方案,再到向債務人作出行為限制令,各項機制和各環節流程都嚴格適用溫州中院此前發布的《關于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實施意見》。“特別是首次探索自由財產、債務豁免、失權復權等個人破產中獨有的制度理念。”陳衛國進一步解釋,債權人同意為債務人保留必要的生活費和醫療費,是對個人破產中自由財產理念的充分體現;清理方案還約定,若債務人自個人債務清理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6年內嚴格按照方案償還債務,則今后債權人自愿放棄對債務人剩余債務的追償權,這是一種附條件的債務豁免;清理方案開始實施后,平陽縣法院即向債務人蔡某發出行為限制令,是對失權制度的嘗試運用,同時,清理方案明確,蔡某自清理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滿3年后,恢復其個人信用,為其再次參與市場經濟活動提供可能,這是對破產復權制度的積極適用。

  陳衛國介紹,溫州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試點工作,旨在為個人破產制度的出臺打下實踐基礎,在加強對“逃廢債”行為的甄別與防范的前提下,也是宣揚一種誠信精神,“只要自始至終做誠實的經營者,哪怕失敗,仍然有一個制度安排,為有創業創新能力的企業家解困松綁,為‘誠信而不幸’的債務人創造機會”。


新浪爱彩网